影虎手游网

聂怀柔齐谦浔

聂怀柔齐谦浔

聂怀柔齐谦浔

作者:佚名

主角:聂怀柔齐谦浔

《聂怀柔齐谦浔》小说试读

我怔怔的看着那封信。

每一个字都仿若刀剑,狠狠扎进我的眼中。

更痛的,是落在那四四方方的印章上。

翰林院。

我耳边似乎又响起那些朝臣的指责。

“皇后身为大将军之女,不为国为民,却只想汲汲营取,究竟是何居心!”

“皇后此等野心勃勃,还望陛下废后另立,以免社稷动荡。”

手指微蜷,这些指责我最凶的人,在我爹爹死后,无一不想着瓜分军权。

每一家,也都有人在后宫兴风作浪。

可自始至终,我想护的,都只有将军府与那一老一少。

我提着心看向燕清骁。

这个自及笄起就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究竟会如何选?

殿外的光照不到燕清骁身上,我竟也看不清燕清骁那双低垂里究竟是何情绪。

在漫长的沉寂中,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许久,燕清骁抬手,将那份密信拨到了一边。

我重重舒了口气。

只是转瞬,我听见燕清骁的低声自语。

“将军府仍在,只除掉楚意晚,怎么够?”

这句话,仿佛化作一只无形的手掌,将我的心脏捏的死紧,几欲呼吸不得。

我看向燕清骁,却见他微微抬眼,眼底尽是泠然凉薄。

心慌与心痛齐齐袭来,撞击在我心间,连带着声音都嘶哑。

“燕清骁,是将军府死的人不够,还是你看不见他们的忠君爱国?你怎能……”

可我凄然的话语,却半点都透不进眼前这位九五之尊的耳里。

燕清骁只是漠然起身,抬步朝外走去。

我茫茫然跟上,却只觉得这座生活了七年的皇宫,处处都透着寒意。

待燕清骁停下脚步,我看着眼前的崇和殿,却是一怔。

往日回忆重重冲击的我的脑海。

我刚登上后位时,本该住在坤宁宫,可燕清骁却破例将这座离养心殿不过半刻钟路程的崇和殿拨给自己。

他说:“晚晚,无论何时你想见朕,只管往养心殿去。”

那时朝野上下皆是反对之声,听说燕清骁的案头,尽是弹劾我不遵祖制的奏折。

可燕清骁只是在某日上朝时,淡淡一句——

“朕心悦皇后,若诸位再妄加非议,莫怪朕手下不留情!”

自那之后,京中还多了不少以我和燕清骁为原型的话本子。

人人都说帝后恩爱和谐,天作之合。

可我心里发涩,因为无人知晓,这份恩爱,只持续了一年。

我按下情绪,却仍有一股哀戚萦绕心头。

我为了保护将军府失了燕清骁的心,可最后,却好像……什么都没保住。

到底是哪一步做错了?

就在我出神时,燕清骁依旧走进了崇和殿。

他淡声朝随身太监道:“江信,莫要任何人来打扰朕。”

“是,陛下。”

随后,他踏入殿内,直直去了内室,竟是就这么和衣躺在了我床上。

我一愣。

自从爹爹战死我独揽军权后,燕清骁除开每月十五,就再也不会与我同塌而眠。

今天这是?

我默默站在床边,看着燕清骁不一会就平稳的呼吸,心尖蓦的一疼。

这些年,大燕内忧外患,我只顾着盯着边疆,却也忘了问燕清骁一句:你累不累?

我突然想起出嫁入宫那日,祖母问我:“晚晚,一入宫门深似海,你可想好了?”

当时我反握紧祖母的手,言辞恳切。

“祖母,我心悦陛下,嫁给他,我没有半分不愿。”

“我会为他肃清后宫,也不会忘记肩上将军府的责任。”

那一日上花轿前,我的最后一眼,是站在门口满眼担忧的祖母。

时光缓缓流淌至今,我才明白,祖母眼中那份担忧从何而来,又包含了多少无奈与挂记。

我闭了闭眼,心脏像是被什么轻轻敲击。

我蹲下身,虚虚按住燕清骁的手背,眼眶发烫。

“陛下,你说可不可笑,哪怕此刻,我也不后悔嫁给你。”

“你别动将军府好不好?”

“它是我一直在守护的东西,是我从生下来就无法割舍的,真正属于我的……家啊。”

无声的寂静在两人之间缓缓流淌,直至殿外急促的脚步声打碎这份宁静。

“陛下,边关急报。”

“娘娘率十万大军过境,生死不知。”

小说《聂怀柔齐谦浔》 第四章 试读结束。

标签: #聂怀柔齐谦浔 #聂怀柔齐谦浔 #佚名